快捷搜索:  as  godzilla

全球四大互联网公司最大的敌人是谁

  作为全球互联网领域的几家领军企业,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这四家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今年6月份以来,各家公司的股票大跌,仅在6月3日这一天,这四家公司的市值就蒸发了1340亿美元。

  而这一切的根源,仅是因为此前的一个报道称美国当局正准备审查它们的商业模式。

  该报道并非空穴来风,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自担任密苏里州首席检察官以来,一直主张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严格的反垄断审查。在美国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今年1月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霍利要求巴尔发挥他的作用重新审视这些企业。

  1890年7月2日,美国联邦国会通过《保护贸易及商业以免非法限制及垄断法案》,简称《谢尔曼反托拉斯法》。该法主要是为了禁止限制性贸易作法及垄断贸易的行为,说得通俗点就是 “防止消费者被(寡头)打劫”。

  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终审裁定规范石油(Standard Oil)垄断贸易成立,勒令其在6个月内把该垄断企业分成34家公司

  1911年,美国反托拉斯局起诉美国烟草公司,利用掠夺性定价等方式垄断烟草业,控制95%的美国香烟市场。该公司被裁定有罪,勒令拆分为16家公司。

  1969年,反托拉斯局起诉IBM长期垄断计算机市场,将电脑硬件和软件捆绑销售。

  1974年,美国司法部再次向AT&T提起反垄断指控,AT&T公司于1984年一分为八,并时时接受政府的监督和管制。

  1998年5月,美国联邦政府和19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政府指控微软公司垄断。指控微软的罪状主要包括:将“探索者”网络浏览器与视窗98操作系统捆绑销售,以捆绑销售的方式强迫IBM、康拜等个人计算机制造商安装“探索者”浏览器……所有这些罪状都涉及到微软公司的不公平商业竞争行为。

  回到本文的几位主角公司身上,美国众议院司法机构小组委员会负责人在2019年6月4日向媒体证实,亚马逊、谷歌等4家科技公司将面临美国众议院的反垄断调查,公司的最高负责人将被要求配合调查进行作证。美国反垄断法由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共同守护,此次调查将分头行动,司法部调查谷歌和苹果,而FTC则负责亚马逊与Facebook。

  对于本国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已经足够令这些科技巨头头疼了,来自世界其他国家的威胁也从未停止过。

  2018年3月,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突击搜查了亚马逊在东京的日本分公司总部。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等媒体报道,调查的起因是亚马逊日本分公司涉嫌向日本供应商非法收取费用,威胁“不交费就停止合作”。

  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委员长杉本和行接受《每日新闻》采访时说:“我们会调查这些‘平台’是否阻碍日本企业的技术创新。”

  杉本所说的“平台”指的正是亚马逊、苹果、谷歌、脸书等互联网寡头企业。他说,调查将围绕这些大企业是否“囤积客户数据、阻碍后来者进入市场,或者它们的行业垄断地位迫使商业合作伙伴降低价格”等方面进行。

  日本在反垄断方面的动作相对比较柔和,起码迄今为止没有什么重大的新闻爆出,而欧盟则不同,它在这一方面所采取的措施毫无心慈手软的余地。

  据统计,在2004年到2008年的几年时间里,欧盟累计对微软开出了16.8亿欧元的罚单,单笔8.99亿欧元创下最高额记录,一年后被英特尔的单笔10.6亿欧元罚单刷新记录。

  2018年7月,欧盟对谷歌公司开出43.4亿欧元罚单,理由是它利用安卓手机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推广谷歌搜索引擎并排挤潜在竞争对手。谷歌起初表示不服,但一个月后立马改变态度,声称将遵守欧盟的裁决,外界纷纷猜测谷歌是担心反抗会招致更加严重的惩罚。

  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总统初选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明确表示,如果她在2020年当选,她将拆分包括谷歌和脸书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

  沃伦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美国的反垄断史中,将产业寡头拆解成规模更小的企业的例子并不鲜见。

  美国司法部反垄断主管、首席检察官助理马肯·德尔拉希姆(Makan Delrahim)在今年6月份前往以色列参加会议时就谈到了反垄断的问题。德尔拉希姆提及几十年前美国反垄断部门对规范石油及AT&T发起的反垄断调查。

  当年规范石油拥有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现在的科技巨头(谷歌、脸书等)类似,标准石油全盛时期,消费者实际上享受更低的价格。

  至于AT&T,德尔拉希姆认为它的电话网络是“网络效应”的一个晚期案例,不过AT&T回绝让独立企业衔接到自己的长途线路,实际上损伤了这些公司的利益。和现在的科技巨头一样,AT&T也用同样的口吻辩护说它提供的价钱更低,产品和服务质量更好,而且还带来众多创新。

  德尔拉希姆表示,反垄断部门与这些大型企业在反垄断斗争中取得的重大胜利可以为现在调查科技巨头提供能够借鉴的经验。

  在与监管机构多年的斗争中,谷歌似乎已经积攒了足够的经验和策略来应对接下来的挑战。

  此前在与欧洲监管机构的辩论中,在国会听证会上以及谷歌代表接受采访时,谷歌高管的回应也反映了该公司反垄断辩护的大致思路:

  谷歌认为自己是一系列免费的、可访问的和非常有用的服务,使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学习信息和相互联系.

  谷歌认为自己是一系列免费的、可访问的和非常有用的服务,使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学习信息和相互联系.

  谷歌说,与Facebook Inc.不同的是,它的核心产品并没有试图让人们花更多时间在这些产品上,以换取有问题的社交价值.

  谷歌说,与Facebook Inc.不同的是,它的核心产品并没有试图让人们花更多时间在这些产品上,以换取有问题的社交价值.

  通过对网络进行索引,并通过谷歌的搜索栏方便地访问其信息,该公司辩称,它为全球数十亿人提供了一项无价的服务——全都是免费的.

  通过对网络进行索引,并通过谷歌的搜索栏方便地访问其信息,该公司辩称,它为全球数十亿人提供了一项无价的服务——全都是免费的.

  另一方面,谷歌加大了在华盛顿的游说力度,曾在司法部担任律师的莫里斯·斯图克(Maurice Stucke)透露谷歌一直资助学者为其辩护,斯图克在田纳西大学研究的正是反垄断法。

  根据最新的调查,谷歌表示:“我们过去已经处理过这个问题,并且我们度过了难关,我们这次也能做到。”

  在这场反垄断大站中,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们无法预测,因为过程中有着许多的不确定因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美国司法部和FTC的举措势必会对这几家互联网大咖造成不小的冲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