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godzilla  jamie oliver

互联网百强企业排行:京沪远超广深杭州不及厦

  近日,“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发布。这份榜单由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信部信息中心联合发布,权威自不待言。 出人意料的是,

  但从百强企业数量来看,京沪遥遥领先,广州与深圳旗鼓相当,杭州甚至不及厦门,济南长沙贵阳则表现突出。

  北京(31家)、上海(19家)、广州(8家)、深圳(8家)、厦门(5家)、杭州(4家)、南京、济南、长沙(3家)、武汉、福州、贵阳(2家)、天津成都哈尔滨郑州合肥南昌无锡等(1家)。

  整体来看,互联网百强企业分布于22个城市,其中北上广深四大一线,马太效应十分突出。

  具体来看,北京以31家的总量位居榜首,再一次体现无冕之王的城市实力。而一向被苛责“错失阿里”的上海,则力压杭州,以19家的总规模位居次席。

  至于一向低调的广州,则与深圳旗鼓相当,都是8家企业入围。虽然广州没有腾讯这样的超级龙头,但论企业整体排名,广州明显高过深圳。

  在二线城市里,以绝对数量领跑的并非杭州,而是厦门。厦门有5家互联网百强企业,而杭州只有4家。厦门拥有4399、美图等细分领域龙头企业,杭州则以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作为代表,杭州整体实力强大,但上榜企业却罕见的少。

  杭州厦门之外,南京济南长沙以3家的总量实力抢镜,作为西部省会的贵阳则以2家百强企业,超越许多强省会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重庆企业曾经首次上榜,猪八戒网位居第83位,今年榜单上已无踪迹。

  北京虽然没有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超级巨头,但也坐拥百度、京东、今日头条、新浪、搜狐、新华网、人民网等龙头企业,可谓群星闪耀。

  深圳杭州则是一家独大,除了腾讯和阿里之外,其他互联网企业相对乏善可陈。 互联网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产业,对于风投资金、IT人才、创业环境和政策环境

  这其中,北京无疑最具优势。北京不仅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主要发源地,更是互联网总部的重镇。无论是互联网企业数量还是从业人数,在全国都位居首位。

  深圳拥有腾讯,杭州坐拥阿里巴巴,这两大互联网超级巨龙的存在,直接奠定了深圳和杭州互联网之城的强大地位。

  不过,参天大树之下,寸草难生。腾讯和阿里在为两个城市带来强大的互联网生态链条的同时,其他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不过,除了强大的腾讯之外,其他上榜企业排名都不算高,广州互联网企业整体排名比深圳稍高。 深圳上榜的8家互联网百强企业分别是:

  腾讯(2)、迅雷(40)、房多多(57)、创梦天地(62)、梦网科技(63)、金蝶软件(72)、中手游(86)、思贝克(99)。

  与深圳一样,杭州只有4家企业入围百强。其中,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同属大阿里体系,另外只有两家企业入围百强。

  并非坏事。互联网的马太效应极其突出,一般而言,行业前二的市场占比和市值规模超过前10名中的后8家。

  不仅如此,行业龙头在市场中纵横捭阖,市场影响力远远超出排名居后的中小企业。

  前两年,“上海为何出不了马云”、“上海为什么错失了互联网”、“上海沦为环杭州城市”的说法不绝于耳。言外之意是,上海不欢迎创新,缺乏冒险精神,所以错失了互联网的时代机遇。

  上海19家互联网百强企业:拼多多(11)、携程(16)、网宿科技(32)、巨人网络(34)、钢银电商(37)、东方明珠(38)、米哈游(42)、前程无忧(46)、波克城市(49)、盛趣游戏(51)、优刻得(53)、二三四五(64)、珍岛(70)、哔哩哔哩(73)、东方财富(81)、东方网(91)、创蓝253(92)、小红书(94)、找钢网(97)。

  上海虽然没有超级巨头企业,但论互联网产业的整体实力,论互联网企业的发展速度,都已让人刮目相看。

  2019年,上海共拥有19家互联网百强企业。这其中,既有全国在线旅游龙头企业携程,也有风头正盛的新晋电商拼多多,还有小红书等一系列细分行业龙头。

  持这种论断的人忽视了一点,广州也是中国互联网的发源地之一,也是我国互联网国际出口三大节点城市之一,更是中国极为低调的游戏产业重镇。

  网易(6)、 唯品会(21)、三七互娱(21)、欢聚时代(31)、汇量科技(60)、多益网络(61)、世纪龙(66)、荔枝(85)。

  除了这些企业之外,微信、UC、酷狗、Zaker同样诞生于广州。而网易虽将云音乐和电商搬到了杭州,但贡献现金流最强大的游戏部门仍在广州,而其总部仍位居广州。

  在互联网游戏产业上,广州同样首屈一指。不用说唯一能与腾讯分庭抗礼的网易游戏,广州还聚集了三七互娱、多益网络、博冠、银汉游戏等互联网游戏领头企业。

  数据显示,2017年,广州市游戏产业营业收入达482.2亿元,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坐拥腾讯的深圳。

  在互联网百强企业中,有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显得极为突出:厦门、济南、长沙、贵阳。

  厦门拥有5家互联网百强企业,济南长沙则拥有3家,而西部省会贵阳也拥有2家,超过许多强省会城市。

  厦门(5家):4399(42)、美图(59)、吉比特(83)、翔通动漫(89)、美柚(98)。济南(3家):浪潮(25)、开创集团(88)、海看(100)。长沙(3家):芒果TV(20)、竞网(74)、草花互动(76)。贵阳(2家):朗玛信息(35)、满帮(87)。

  厦门是典型的小而美城市,经济总量虽然不高,但人均GDP排在全国前列。虽然各大产业都不算特别突出,但在细分领域都有不少能扛的明星企业,比如4399和美图,知名度颇高。

  长沙是典型的娱乐文化之都,湖南卫视的娱乐产业首屈一指,而“芒果TV”正是长沙互联网企业最大的龙头。

  与厦门不同,济南过去一向低调,直到在合并莱芜、做大强省会、争取国家中心城市之后,突然成为新晋“网红”。

  许多人以为济南与新兴产业基本无缘。事实上,仅在互联网领域,济南在除了北京之外的北方城市里首屈一指。 不说作为互联网龙头的浪潮信息,在大数据、云计算等领域排名前列,济南正在成为互联网审核之都:人民网、字节跳动、凤凰网、一点资讯等纷纷在此建立审核基地。

  2018年,济南全市数字经济规模达2900亿元,占经济总量的37%,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收入占全省半壁江山。互联网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贵阳,西部经济规模最小的省会之一,看起来与互联网格格不入,但借助优异的气候环境和电力条件,贵阳在不到十年时间里,成为中国大数据产业的重镇。

  不仅苹果、阿里、腾讯、华为等高科技互联网巨头纷纷落地贵州,而且贵阳顺势诞生出不少属于自己的互联网企业。

  先看区域集聚,正如前文所说,互联网产业是知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对于资金、人才和政策环境极为敏感。一线的互联网百强企业,除了杭州厦门等个别城市之外,大多数二线城市互联网并不突出。

  再看竞争激烈,每隔几年,随着新技术和新型商业形态的面世,互联网格局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年前,BAT三分天下,如今BATJ虽然仍被提及,但天下早已是AT双分。

  在风口面前,互联网企业崛起得快跌落得也快。与2018年榜单相比,2019年又29家企业跌出百强,其中最典型的当属OFO,去年还直追BATJ,如今已了无踪影。

  至于马太效应,则是一目了然。这不仅是行业占有度向龙头企业集中,而且互联网企业也会向数字经济发达的城市集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