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godzilla  jamie oliver

这届影视剧流行贩卖“教育焦虑”?三点破解很

  两部同一天上映的催泪电影《奇迹男孩》和《神秘巨星》,一个是先天有身体缺陷的孩子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中勇敢迈出第一步,另一个是有天赋的少女在恶劣的家庭环境中几乎被摧毁、勇敢抗争赢回了自己的人生。

  两部电影中的两个爸爸,一个是完美天使、一个是可怕恶魔,前者让家中处处充满着爱和尊重,后者动不动暴打老婆和女儿,让人觉得女儿没被廉价卖掉补贴家用就已经是逃过一劫、更遑论教育。

  更可怕的是,女儿虽然获得了新生,但她性格里有“长成自己最憎恨的模样”那一面,她最憎恨暴躁易怒的父亲,但对着温柔良善的母亲和弟弟时,她本人却也时常是失控的粗暴的愤怒状态。

  当潜意识里的影响进入孩子的行为模式,悲剧复刻悲剧,这才是教育最可怕的滑铁卢时刻。

  而《奇迹男孩》中父亲很有爱的一个瞬间,是妈妈吩咐小男孩去学校不要和小朋友打架,但爸爸暗戳戳悄咪咪告诉孩子“有人欺负你你就打回去,别怕任何人”,孩子问你为啥这么小小声,爸爸秒怂因为“我怕你妈”。

  这个并不太高明的笑点,却让这位老爹在我心目中可以爬上“影视剧完美父亲榜单”前十。

  他有一种非常柔软、明媚的快乐,妻子在家当全职主妇、老公一人工作养家,但你看不见一丝“老子累死累活养活了这个家、你们都要听我的”的颐指气使,也没有任何大男子主义的令行禁止;与其说他在教儿子“男孩纸偶尔也可以打一打架”,不如说他在教孩子爱和尊重。

  或许你会说两部电影的差别在于“穷爸爸”和“富爸爸”,《奇迹男孩》里的爹是收入丰厚的中产、受过良好教育有体面工作,而《神秘巨星》里的爹则在贫民窟里累死累活、挣扎在温饱线上。

  《何以为家》中的小男孩生活凄惨,难民爹妈没有合法身份无法工作、让孩子们当童工、上街卖东西,此后又以几只鸡的价格卖了十岁左右的女儿。

  小男孩独自出走,遇到了一个类似姐姐又类似母亲的角色,对方同样是没有身份的难民、温饱都成问题。但这位挣扎在社会底层的目不识丁的女工,给了她能给的最好的教育,身体力行教会了孩子爱和责任。

  《生活大爆炸》里的高级知识分子妈妈,冷冰冰的评级和分析、始终是莱纳德的噩梦;

  你看,满腹经纶的前朝“王者”家的慕容复,并不比普通农家夫妇养育大的乔峰更高贵;王府里锦衣玉食、被各路顶尖大学者们环绕着长大的杨康,也并不比在大漠风霜里“野生”的郭靖更英雄。

  教育固然是功能性的,教学知识和技能;但教育不仅仅局限于此,而有更深层的“非功利性”配比。遗憾的是,不论是生活还是影视剧中,似乎都存在应试焦虑压过“教育观探讨”的表达失衡状态。

  《小别离》是三个不同阶层家庭的中考魔咒,《少年派》《小欢喜》则是同样的“高考孩子没疯,妈先疯了”。

  他们要面临的重要问题似乎只有分数,如何培养一个孩子的品行、德行这些 比分数更重要的横贯一生的问题,几乎全部缺位。

  《小欢喜》中季杨杨因为常年不在父母身边、关系冷淡,英子夹在难说话的爹妈之间,林磊儿科学脑过度、人情脑似乎没长;除此之外,他们几乎全是完美孩子。

  对比下隔壁《绝望主妇》中问题层出不穷的孩子们,小欢喜里的爹妈们简直是“烧高香”配置,家家户户都分到了完美小天使。

  这种设定上的问题中心偏移,导致除了少数亲子关系问题之外,剧作似乎并不在乎“如何培养一个人”,全程只关心“如何提高分数”。

  这也从客观上“解释”了为什么《少年派》后期会生出诸多莫名其妙的繁杂支线:女儿这么完美、三两集就教完了,后面那么多集拍什么?可不得乱七八糟让小姨疑心小姨夫外面有人、乱买理财产品,让亲爹被警察抓走、一而再再而三跑偏加戏吗?

  剧作和现实中很多家长一样,教育观念停留在“好好学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人人都在焦虑“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要赢下高考这场“寒门学子最公平的晋升之路”,问题在于,人生不是一场比赛、赢了又如何?

  《死亡诗社》里日常谈论“家族利益结构”的贵族少年们,深夜在洞里读着“没什么屁用”的诗,那种冲击力才动人;《心灵捕手》里年轻的马特达蒙听他的导师说“我无法通过那些破书来认识你,除非你先谈论自己,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蒙娜丽莎的微笑》里茱莉亚问层层精致包裹中的女孩们“她在微笑吗?她快乐吗?”这些影片仿佛呼啸而过的温柔目光,告诉你,孩子,要先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先找到热爱和自己。

  《山河故人》里张译和董子健饰演的父子隔膜深重,文化差异、严重的代沟让二人无法沟通;《狗十三》中张雪迎父女,因为重组家庭问题和成为实质上的“留守儿童”(虽然和父亲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往往无法沟通。

  更雪上加霜的,是两部电影里的爹,都或多或少有中国式父亲的不可撼动的“权威感”色彩。

  传统父权结构遗留下的问题,以种种面目换汤不换药出现、搅和在教育问题中,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代价关系”的分界线。

  再次,不盲目树立家长的“绝对权威”、也不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迁怒孩子,能够有自我反省意识、自我校正和痊愈的能力。

  德国教育学家施莱尔马赫(Schleiermacher)将教育行为视为年长一辈与年轻一辈间的“代际”实践活动。

  这其中有非常不确定的尴尬因素,长辈们没法确定未来孩子们生活的环境是否与昔日的自己相同,过去的经验未必适用于未来。比如《疯狂动物城》里朱迪兔创造的“兔子当警察”辉煌纪元,在世世代代种胡萝卜卖胡萝卜的兔爹兔妈眼里难以想象。

  同样的道理,父母自己的未竟之志不能强行“后天遗传”给孩子,对孩子的教育中也不应该掺杂自己人生意愿的“私货”。

  然而我们看见的往往是与之相反的情况,父母自己的不如意和受到的伤害,常常成为情绪化的糟糕家庭关系的源头。

  《伯德小姐》里母女动辄大吼大吵,重要原因就是母亲将遭受的社会挫折家庭化,将外面的负面情绪带回家中。

  《三块广告牌》中女儿死后,母亲无法面对残缺的自我、难醒的梦魇,直接导致她和儿子的关系危机四伏。

  《绝望主妇》里强势的Bree家的教育模式,更是复杂的综合症;很有为自己的脸面、为传统老南方的保守价值观而强行修剪孩子的人生的嫌疑。

  前几季中她和一儿一女的关系非常糟糕,她事事追求完美、要求严苛,事必躬亲、过度干涉的做派导致孩子们能力发展缓慢,夫妻不和又导致孩子们早早学会了父亲对母亲的嘲讽态度,最终孩子们遇到挫折之后、掉转头来将一切归咎于这个有“控制狂”倾向的母亲。

  不论是儿子在游泳之前服用违禁物,还是他不能被母亲所接受的性取向,抑或是女儿傻乎乎的糟糕恋情,针对每一种状况,这位当妈的都采取高压的强硬手段。

  问题在于,她的打压中,一半藏着“我觉得我是为你好”片面武断的隐忧,另一半恐怕又有“你们不能给我丢脸”的虚荣与脆弱自尊。

  人人都知道偏执的爱不可取,但当一切加上“我是为你好”“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冠冕堂皇的理论之后,似乎就具有了合理性。

  所幸后期的Bree有很大改变,最重要的是她分清了因为爱孩子而接受他的选择,不要因为“面子”而以爱的名义过度干涉。

  隔壁印度电影《起跑线》里的爹妈为孩子“学区房”几乎疯魔,这种焦虑与其说是对孩子的正确的爱,不如说是中年人对于自己的不如意和恐慌、提早折射到下一代。

  中国式教育问题的两极,一极是学习上的“残暴”高压,另一极是生活上溺爱的予取予求,无论哪一极都不包含“健全的人格教育”,反而是维斯安德森的动画电影《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这位狐狸老爹相当完美,在浪漫的野性和平凡生活的单调乏味里找到了完美的平衡点,言传身教教会了孩子爱、责任和勇敢。

  隔壁《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并不是一部“教育电影”,但父亲对儿子的一番话却堪称经典高光时刻。

  他将影片的主旨从爱情变成了人生,甚至被网友评论为“升华了全片”,这位学者老爹聊的不是知识、不是成功学的鸡汤,而是一段矛盾痛苦但弥足珍贵的态度。

  他在儿子失去爱人时说“为了快速愈合,我们从自己身上剥夺了太多东西,在三十岁时感情就已破产”“别让这些痛苦消失,也别丧失你感受到的快乐”。

  不论是学习爱还是学习与痛相处,其实没有一劳永逸的教育,真正好的教育是让人学会毕生的自我教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